如此“執法車”執的什麼法,看看真身吧!
  □記者高志強通訊員於辰實習生牛靜芳文圖
  核心提示|林州一城管酒後駕駛無牌行政執法車,將路邊正在行走的母女倆撞傷,其中一人傷勢嚴重,救治近50天仍然不能生活自理。昨日,大河報記者趕往林州走訪,發現大街上有許多無牌照執法車在“執法”。
  事發|母女倆被無牌執法車撞飛司機酒駕
  “妻子看病花去了十多萬元,可肇事方卻沒有一個答覆。”昨日上午,林州市民李付周站在市行政執法局門口說,他多次找執法局相關領導討要說法,但均被對方拒絕。
  李付周說,11月1日晚9時許,他的妻子張俊平和14歲的女兒散步後,沿林州市龍山中路北側人行道從東向西回家。當行至龍山路西段林州市行政執法局附近時,一輛無牌行政執法車撞上母女倆,妻子被撞飛後落到路邊的一輛黑色轎車上,女兒腳部被撞,多處骨折。
  “我步行,我媽媽推著自行車,我們走得很慢。”李付周的女兒說,當時她們二人邊走邊聊,突然感覺後方有東西撞上來,她眼睜睜地看著母親被撞飛,剎那間,她自己感到腳部劇痛,便什麼都不知道了。
  李付周說,他到現場後,看到妻子滿臉是血,斜躺在地上一動不動。自行車嚴重變形。當時女兒已經清醒過來,蹺著一條腿,掙扎著大聲哭喊:“快救救我媽!”
  李付周說,他在周圍群眾指引下,找到了林州市行政執法局工作人員、執法車駕駛人王飛,此時,王飛一動不動蹲在地上。“我沒到他跟前,就聞見他滿身酒氣,肯定是喝高了。”李付周說,當時王飛希望他不要報警,並願意承擔責任,他還是堅持報了警。隨後,王飛被林州市公安局事故科民警帶走,事後認定王飛醉酒駕駛,負全責。
  李付周說,妻子目前轉院至省人民醫院治療,該院出具的診斷證明書顯示,張俊平“胸11椎體骨折並截癱……多發肋骨骨折、雙側胸腔積液……”
  說起家裡的遭遇,李付周不時擦拭眼淚。他說,妻子看病花去了10多萬積蓄不說,現在仍癱瘓在床,生活不能自理。女兒也不能走路,70多歲的老母親為了照顧孫女,把腰給摔折了,可執法局只支付了1萬多元的藥費,便沒了下文。他多次找執法局領導,但事情沒有大的進展。
  現場|無牌行政執法車,大街上亂跑
  昨日中午,記者在林州市龍山路看到,一輛無牌、噴著“行政執法”字樣的麵包車在街上執法,隨後拐進了林州市行政執法局大院。
  在執法局大院,記者看到執法局院內停滿了執法車,許多車上都沒有牌照,而是懸掛著“行政執法11”、“行政執法17”等字樣的自製牌照,最大的編碼是17號。記者大致數了一下,有十多輛。
  李付周說,撞傷他妻女的,就是這種標著“行政執法12”牌子的麵包車。記者根據李付周提供的副局長郝德生的電話和姓名,上樓找郝瞭解情況,被該局工作人員告知,郝局長開會去了。
  半小時後,記者下樓,發現院里先前停放的無牌執法車上街執法了,其中一輛懸掛著宣傳標語的執法車正準備上街宣傳。
  “城管的車就不用上牌嗎?”周圍群眾有問。
  據他們反映,林州市行政執法局有多輛沒有正規牌照的“黑車”,每天都能見這些車從林州行政執法局進進出出。
  追訪|執法局領導聽說記者來意掛斷電話
  昨日下午,記者撥打郝德生的電話,郝局長一聽記者是來瞭解王飛交通肇事一事後,便對旁邊的人員說:“還是那件事。”隨即掛斷了電話,記者隨後多次撥打,一直無人接聽,發短信也沒有回覆。
  “林州市政府回覆過我,證實王飛就是他們執法局的工作人員。”李付周說,他曾向林州市有關部門反映過,林州市市長熱線稱:2014年11月1日晚,王飛駕駛行政執法12號車出去,併發生交通肇事,後經交警部門認定,王飛是酒後駕駛,目前已被羈押。
  李付周說,林州市行政執法局相關領導曾向他證實,該局市容大隊城管王飛是酒後私自駕駛執法車輛外出的,目前已被開除。
  “無牌上路本身就是違法,執法車卻整天做著違法的事,執法局車輛管理也太鬆散了。”李付周說。
  關於事故車輛沒有牌的問題,昨日下午,林州市相關部門的知情人透露,稱是“歷史遺留問題”。該知情人介紹,2004年林州市城管局成立時,為了節省經費,就沒有上牌。去年交警隊曾將車輛扣押過。新更換的車輛都有了牌照,舊車由於手續問題沒法辦理。
  針對王飛肇事一事,昨日下午,記者聯繫到林州警方,相關部門負責人表示,確有此事,目前該司機已被刑拘。
  以案說法
  針對無牌車上路這種現象應該如何處置問題,昨日下午,安陽市交警支隊民警劉鵬告訴記者,上道路行駛的機動車未取得機動車號牌、未懸掛機動車號牌、故意遮擋機動車號牌、故意污損機動車號牌、不按規定安裝機動車號牌的,都將被記12分,罰款200元。  (原標題:城管無牌執法車撞傷母女倆)
創作者介紹

California

kz49kzimf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